当前位置:王秋童国学《绮怀·其十五》黄景仁所作,全诗笼罩着隐隐约约的感伤
《绮怀·其十五》黄景仁所作,全诗笼罩着隐隐约约的感伤
2022-11-20

黄景仁,字汉镛,一字仲则,号鹿菲子,是清朝诗人。他的诗作负有盛名,是“毗陵七子”之一。他的一生短暂,都是在贫病愁苦中度过的,创作的诗歌大多抒发穷愁不遇、寂寞凄怆的情怀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黄景仁所作的《绮怀·其十五》吧。

古诗词卷帙浩繁,仅仅《全唐诗》和《全宋词》合计就超过七万多首,更不必说,魏晋南北朝诗、宋诗、元曲、明清诗词等等。有的诗人一生所作诗篇无数,名篇佳作极多,千古名句更是比比皆是。如李白、杜甫、苏轼、李清照等人几乎人人皆知。而有的诗人则名不见经传,其诗作也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。还有一些特殊的诗人虽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,但后世却很少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!

譬如,写下“苦恨年年压金线,为他人作嫁衣裳”的秦韬玉;写下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的刘希夷;写下“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许浑。这或者就是所谓的“诗红人不红”吧。

黄景仁也是一位“诗红人不红”的诗人,尽管他在当时就已经诗负盛名,和王昙并称“二仲”,和洪亮吉并称“二俊”,为毗陵七子之一。并且他的名句“十有九人堪白眼,百无—用是书生”更是家喻户晓。但不可否认,提到黄景仁之名,还是略显冷门。

黄景仁据说是宋朝诗人黄庭坚的后裔,但黄景仁没有从黄庭坚的盛名中获得过任何庇护。而且他自幼家境清贫,并且在四岁时失去了双亲。但由于他自幼聪明伶俐并且饱读诗书,所以在少年之时就已经在当时诗坛颇具诗名。

但由于家境贫寒,黄景仁为了谋生,不得不在十八岁时开启了四处奔波的生活模式。但即使是这样却依然仅能保证温饱而无法富贵,直到公元1781年三十三岁的黄景仁,才被破格任命为县丞。可惜的是,担任县丞一职两年之后病逝,此时他才刚满三十五岁。

虽然黄景仁一生仕途不顺、生活困苦,但他在诗歌方面的成就却足以聊以自慰。黄景仁一生创作的诗词有两千多首,留传下的也有一千余首。黄景仁一生充满悲哀和困顿,他个性倔强,常常发出不平的感慨。所作诗歌,多抒发穷愁不遇、寂寞凄怆的情怀,情调比较感伤低沉、沉郁苍凉,但语调清新,感情真挚动人。

比如,他最著名的组诗《绮怀》(共十六首),不仅是他不朽的名作,也是文学批评一个绝好的范例。它对李商隐《无题》艺术表现的因袭与改造,为学术界提供了一个理解古典诗歌互文性的经典文本。在《绮怀》这组诗中,其中最负盛名的又是《绮怀·其十五》。

《绮怀·其十五》

“几回花下坐吹箫,银汉红墙入望遥。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缠绵思尽抽残茧,宛转心伤剥后蕉。三五年时三五月,可怜杯酒不曾消。”

黄景仁说,我多少次坐在花下吹箫,那伊人所在的红墙虽然近在咫尺,却如天上的银汉一般遥遥而不可及。眼前的星辰已不是昨夜的星辰,我为了谁在风露中伫立了整整一夜呢?缠绵的情思已尽如抽丝的蚕茧,宛转的心已经像被剥的芭蕉。回想起她十五岁时在那月圆之夜的情景,可叹我手中的这杯酒竟已无法消除心中的忧愁。

在这首诗中,笼罩着隐隐约约的感伤。因为黄景仁年轻时曾同自己的表妹两情相悦,但故事却仅有一个温馨的开始和无言的结局。正因如此,这种感伤,被那种无法排解的甜蜜回忆和苦涩的现实纠缠着,使得诗人一步步地陷入绝望中。

首联“几回花下坐吹箫,银汉红墙入望遥”,作者陈述与表妹两情相悦的开始和结局,明月花下,丽人吹箫,正是爱情的萌芽开端;而“银汉红墙”却成为爱情的阻隔,致使二人只能遥遥相望。

颔联“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”,是此诗中最著名的一句。作者其实清醒地知道以前美好的星辰时光已经过去,不可追回。只是,他终于不敢面对现实;独自在风露中久久伫立,终夜无眠,在他的潜意识之中,希望过往的美好爱情再度出现。他知道这是自欺欺人的,在这种明知无望,却又难以放下的矛盾中,他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,令他苦痛而绝望。

颈联“缠绵思尽抽残茧,宛转心伤剥后蕉。”这两句对仗工整,作者缠绵的情思已尽如抽丝的蚕茧,婉转的心已经像被剥后的芭蕉。思,通丝。心,也通芯,这里都是双关语。这两句不仅显示了诗人非凡的语言功底,而且也一览无余地表达了作者的痴心和无奈。

尾联“三五年时三五月,可怜杯酒不曾消。”作者再次以过去往事衬托此刻的绝望:昔日美酒从不曾消散,至今已成苦酒,而这般苦涩滋味也永远无法消除!至深之思,至绝之望,读来真个凄婉动人!

此诗中,通篇的意境,给人以一种幽怨、绝望的情怀;而这正是此诗的特色,是此诗可以打动世人的关键所在。因为最美丽的诗歌,往往就是最绝望的诗歌;这种绝望的感染力,可以直渗入灵魂至深处,使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别看黄景仁的笔下多是哀婉之作,他最推崇和学习的却是诗仙李白,有人可能会说,别个李白的诗多大气,黄景仁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,其实当我们去读黄景仁的古风诗歌,就能发现,他其实有着很豪迈的一面,如他的诗句“天然臞隐骨嵯峨,破絮蒙头自苦哦。残雪一峰相对立,不知清气落谁多”。只是豪迈被生活的艰辛所遮掩罢了,显得有点狭隘。

所以时人后人对黄景仁的评价还是很高的。比如,清代乾隆年间书法家翁方纲,看所黄景仁诗歌之后赞不绝口:“故其为诗,能诣前人所未造之地,淩、厉、奇、矫,不主故常”。大意为黄景仁诗歌不仅别具一格,而且在诗歌创作手法上也可以另辟蹊径。而“毗陵七子”之一的洪亮吉曾言:“自湖南归,诗意奇肆,见者以为谪仙人复出也。后始稍稍变其体,为王、李、高、岑,为宋元诸君子,又为杨诚斋,卒其所诣,与青莲最近”。虽然这种说法主观意图特别明显,但也足以彰显黄景仁诗歌的独特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