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王秋童国学林黛玉的病情为何会越来越严重?真相是什么?
林黛玉的病情为何会越来越严重?真相是什么?
2022-11-09

在《红楼梦》中,林黛玉说过自己气血不足,时常失眠,有择床之症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王熙凤生日第二天先有李纨带着众姐妹来找她“化缘”,要批公款供海棠诗社开销,又有赖嬷嬷进来邀请众人去她家里参加孙子赖尚荣上任知县的庆典。

王熙凤好容易一起一起地处理好,她的生日也就结束了。但有些事的余韵影响深远,王熙凤认为过去的事,别人却并没有过去。等待她的将是越来越不利的局面,后文再说。

这边凤姐抽空将惜春画画的各项用品收拾好给她送去,众人日常也就多在藕香榭聚会,看惜春画画,看贾宝玉辅助忙里忙外。这还是薛宝钗的注意,让他不至于无所事事。

同样还是宝钗眼看着昼短夜长,就打点了一些针线来做,并不似众人每日玩乐不休。

从薛宝钗的行为,可以明显感到她与众人在思想成熟和行事上的差距。

宝钗在践行贤德女子的行为,其他人还在天真烂漫于日常的小快乐。女红是那个时代女儿的主业,男耕女织社会,女儿相夫教子是道德操守。衡量一个女子的“教养”,只看女红活计就知一二。

所以,薛宝钗从来不以读书诗词为重,教导史湘云和林黛玉等也都是要与女红区分副业和主业。

林黛玉这边每到“春分秋分之后,必犯嗽疾”,注意作者在此的落笔。“咳疾”不是“女儿痨”和肺疾,很多说林黛玉是肺结核的并不是。

林黛玉今年更觉比往年重,要格外注意。她越来越差的身体基础,为日后夭亡埋下伏笔。更为薛宝钗随后与林黛玉讨论病情提供了佐证。

这一天薛宝钗来看林黛玉。此前二人由于《西厢记》酒令一事冰释前嫌重归于好。宝钗在黛玉身边更容易说一些肺腑之言,也更好尽心尽力不怕她多想。

薛宝钗先是提到太医,说贾家常日走动的太医都还好,只是林黛玉吃了他们的药并不见效,说不妨再请高明。

薛宝钗的话很隐晦,不能直白地听。她说高明其实是不高明。林黛玉既然吃不好他们的药,不如不吃。

说白了宝钗认为贾家这几个大夫都是庸医,治不了黛玉的病,还那么干耗着,左一副药,右一副药的不见效,不如不吃。而且,宝钗也发现了林黛玉身上的问题。

她说:“古人说:‘食谷者生。’你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,也不是好事。”意思是黛玉饮食上不能提供身体所需要的养分,裨益身体,要注意食疗,不能够过度相信药物。

林黛玉自然也想到薛宝钗所说,奈何身不由己。她叹道:“‘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’,也不是人力可强的。”颇为消极认命。

十几岁的少年,正在青春勃发的年纪,林黛玉却垂垂老矣的认命,可见身体健康早成了她的桎梏和折磨。她对此也毫无办法。

今年要比往年更重,说明身体状况“一年不如一年”,都让林黛玉心理压力倍增。这种独自煎熬的憔悴,贾宝玉根本理解不了。

(第四十五回)宝钗道:“昨儿我看你那药方上,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。虽说益气补神,也不宜太热。依我说,先以平肝健胃为要,肝火一平,不能克土,胃气无病,饮食就可以养人了。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,冰糖五钱,用银铫子熬出粥来,若吃惯了,比药还强,最是滋阴补气的。”

薛宝钗发现一个大问题。林黛玉的身体虚不受补,还那么大量进补人参肉桂,只会让身体更加承受不得,摧毁身体根基。

宝钗为此深思熟虑,觉得林黛玉要从慢慢调理食补、药补双管齐下,才会事半功倍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薛宝钗知道的事,王太医不知道?给秦可卿治病的张友士,后来做了太医院太医,他能不知道?为什么不让林黛玉好好调理?

可以肯定太医们只会比薛宝钗更高明,问题是他们不愿意更改。

王太医一直负责林黛玉的身体,贾母对他很信任。之前王夫人换了鲍太医后不好,贾母就又换回了王太医。

王太医清楚林黛玉的病治不了。既然她在家就吃人参养荣丸,那就继续吃好了。就算有一天吃坏了,和他有什么关系?命该如此!

王太医几代伺候达官显贵乃至宫廷贵人,早都有自保的绝招。绝不肯轻易涉险。小病药到病除,大病先求自保。

林黛玉的病根本治不了,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之前吃啥就吃啥。至于会不会因此坏了身体,那也不是他的责任。就算死了也追究不到他。

医毒害人,诚不我欺。

张太医是后进,想要在太医院立足,就不能够坏了王太医的事。他当初一介草民可以给秦可卿治病,当了太医后,哪怕看出林黛玉的药不妥,也不会说。这就是现实!

薛宝钗说得委婉,其实就是说他们不中用,无益有害!并且斟酌着让林黛玉吃燕窝温补身体,多吃点饭总是好的。

林黛玉对薛宝钗的建议大是感激,又说起前日宝钗教育她看杂书不好,又劝她那些好话大感激她。还说后悔早要放下成见虚心接纳宝钗,也不至于错到如今。

林黛玉太聪明,聪明人善“狐疑”。薛宝钗宽以待人、礼贤下士,林黛玉认定她“心藏狡狯”,别有用心。直到亲自领略了薛宝钗的好,才知道从前竟自误了。

关于薛宝钗的为人自来颇有争议,说宝钗奸诡者,不外乎林黛玉当日之想。其实薛宝钗的“好与坏”,林黛玉切身体会后的告白是最好的答案。与其自以为是曲解,不如相信“心似比干多一窍”的林黛玉。

林黛玉还有一句话特别引人注意,就是她说自己“十五岁”。

曹雪芹对林黛玉的年纪有非常明确的描述。第一次出场时五岁。此时十年过去,长到十五岁,正是及笄之年。

林黛玉成年没有薛宝钗当年贾母替她过生日的热闹,她此番说起十五岁,更有触目惊心之感。

之前在妙玉体己茶时,我们就说起过两个重要线索。

一,林黛玉不识“五年梅花雪水”,是指她五年时间不认识薛宝钗的好。伏笔这里二人冰释前嫌。

二,薛宝钗的“(分瓜bān)瓟斝”茶具,又有“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”一行小字。

五年指薛宝钗来贾家的时间,对照“五年梅花雪水”。宋神宗元丰年号为八年,“(分瓜bān)瓟斝”预示薛宝钗金玉良姻的时间,以及距离贾家抄家的时间还剩三年。

如今林黛玉突然说她十五岁,作者在交代她将要在三年后泪尽而亡,黛死钗嫁。

而林黛玉活不过十八岁,此时正是人生倒计时!记清!

(第四十五回)黛玉道:“……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,今日这话,再不对你说。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,虽然燕窝易得,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,每年犯这个病,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。请大夫,熬药,人参肉桂,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,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,老太太、太太、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,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,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。你看这里这些人,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,他们尚虎视眈眈,背地里言三语四的,何况于我?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,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,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。如今我还不知进退,何苦叫他们咒我?”

林黛玉一股脑的吐出她在贾家的难处,还原《葬花吟》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的境况。

前文贾宝玉还说平儿无父无母夹在凤姐之威,贾琏之俗中间,比黛玉还薄命。他若要体会出黛玉之难,就知道黛玉的困境。可惜他终究懂不得!

林黛玉在贾家过得难,难在王夫人对她的不待见。从潇湘馆那旧了的窗纱无人问津,再到这边黛玉喝个燕窝粥都要谨小慎微、顾虑重重,就知道她看似逍遥的日子背后,充满了人心诡谲,世态炎凉!

王夫人不待见林黛玉,王熙凤就不敢事无巨细献殷勤。奴才们更是看人下菜碟,只会落井下石。

以黛玉之敏感,如何能够承受这些人的糟践。所以,燕窝事小,折射的问题却很大。好在薛宝钗好人做到底,“……你才说的也是,多一事不如省一事。我明日家去和妈妈说了,只怕我们家里还有,与你送几两,每日叫丫头们就熬了,又便宜,又不惊师动众的。”

(第四十五回)黛玉忙笑道:“东西事小,难得你多情如此。”宝钗道:“这有什么放在口里的!只愁我人人跟前失于应候罢了。只怕你烦了,我且去了。”黛玉道:“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儿。”宝钗答应着便去了,不在话下。

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,于林黛玉是非常重要的一回,能与薛宝钗和解,她也得到一个真正的知心人。有些心里话,贾母说不得,三春说不得,贾宝玉更说不得,唯有宝钗才能理解一二。这是最难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