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王秋童健康扁桃体炎差点要了19岁小伙的命 胸腔脓液达2000ml
扁桃体炎差点要了19岁小伙的命 胸腔脓液达2000ml
2022-09-23

来杭游玩的19岁小伙子,因为感冒,扁桃体发炎,结果差点丢掉性命,让医生都惊叹毛病进展离奇而凶险。最后“惊动”心胸外科专家,才将毛病控制住,挽救了他年轻的生命。

日前,小伙子康复出院,坐火车返回家乡。

扁桃体炎喉咙痛

怎么胸腔里头生出脓

事情还得从上月中旬讲起。

小伙子姓陈,19岁,广东人,平时极少生病,几年都没去过医院。但来杭州,在西湖边才游玩了两天,就感冒发烧。因为嗓子疼得特别厉害,他就去药店买些药,在宾馆里准备休息一天,再接着旅游。

但是小陈并没有把病扛过去。到了傍晚时分,咽喉部越来越疼痛,像火烧一样,感觉颈部肌肉、全身皮肤都紧绷绷的。

为了毛病快点好,可以和家人朋友接着玩。他来到城西的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就诊,挂了耳鼻喉科。不料医生看了看小陈的喉咙,就说,来晚了,普通的扁桃体炎,转变成了化脓性扁桃体炎,细菌集聚,随时会侵犯其他组织,并发更严重的感染。

于是,医生让小陈住院治疗,输液几日之后,小陈咽痛的症状得到了控制。但奇怪的是,他的体温却反而越来越高,检查发现,小陈血液里面白细胞指标也高得惊人,说明体内感染并没有被控制住。

再看小陈,他的颈部变得肿胀,排查心脏,发现他心动过速,之后又出现了休克症状。

为什么大量药物没有压倒看似普通的扁桃体发炎?

耳鼻喉科医生马上请来院内各相关科室专家会诊,但一时没找到病因。

心胸外科的专家也赶来了。把整个发病过程仔细疏理一边,又在小陈的病床边,做了诊断性的胸腔穿刺。不看不知道,检查结果显示小陈此时双侧胸腔里头都是脓。一个不详的诊断结果在医生的脑海中闪过:下行性坏死性纵膈炎(DNM)。

这种感染来势急,进展快,小陈处于病危状态。一同来旅游的家人和朋友,怎么也想不通,扁桃体炎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。

何忠良主任、陈国兴医师和他们进行了耐心的沟通,讲病情的发展、后果的严重,以及进一步的诊治方案,取得了他们的理解和信任。

幸好小陈还年轻,给抢救争取了一个机会。小陈被顺利转入心胸外科病房。

全身血液总量不过5000ml

胸腔引流脓液2000ml

精准、高效的治疗方案马上出炉:先通过引流及支持治疗,稳定小陈的生命体征。

之后马上进行双侧胸腔的引流,当时胸腔内的脓液多达2000ml,要知道而整个人体的血液总量才近5000ml左右。

这一抢救措施马上见效。胸腔引流后,小陈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,原先无法平躺的他,终于可以躺平在病床上了。

但是光依靠外在的引流,并不能清除残存在胸腔和纵膈内的脓液。如果按常规性进行剖胸探查,显然在胸部开个大口子,会对小陈造成较大创伤。

12月21日,何主任大胆决定,通过胸腔镜,来完成这一复杂的清理手术。手术全称是“双侧胸腔镜下脓胸清除+纵膈开窗引流。”最终术中清除的脓苔重量达500g。如果医生不果断,拖延一下手术,这些脓苔会在小陈的胸腔内凝结,造成肺无法膨胀等严重后果,到时小陈一生的生活质量将会受到严重影响。

而这次手术之后,旁人看来,他只在胸腔上有几个小洞而已。

牙痛、咽喉痛之后一侧颈痛

要警惕感染蔓延至纵膈

但警报远未解除。小陈被密切监护之中。他的身上带着手术中植入的6根冲洗管+引流管,带着记录他每天身体出量、入量、生命体征等的各类数据管线。

医生和护士都不敢有一丝松懈。一周之后,小陈的血象和体温慢慢恢复到了正常水平,医护人员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了下来。

小陈最终顺利出院。小陈被成功救治,得益于浙江省同德医院各科医生对疾病的警惕性及充分协作沟通。

何忠良主任提醒广大患者:牙齿、咽喉部感染后 1 周,或稍长时间内出现颈部一侧疼痛,脓肿,伴有吞咽困难、声音嘶哑、胸痛及高热时,应考虑到感染可能向下蔓延至纵膈,应及时到正规医院进行相关见检查和治疗,颈、胸部 CT 检查是早期诊断这种疾病的有效方法。

纵膈是左右纵膈胸膜及其间所夹的器官和组织的总称,其间有心脏及出入心脏的大血管、食管、气管、胸腺、神经及淋巴组织等。

下行性坏死性纵膈炎,又称急性坠入性坏死性纵膈炎,是一种极其严重的胸部感染。

当咽喉、齿龈、中耳等处的感染累及咽后、咽旁或下颌下隙等处时,可通过颈胸部间隙逐渐扩散,并因重力、呼吸、胸内负压作用,更易向下蔓延至纵膈。

纵膈一旦感染,炎症会很快沿着疏松的结缔组织扩散,且影响全部纵膈器官 ,表现为充血、肿胀、炎症,细胞浸润和渗出,随后形成纵膈内脓肿、心包积脓,并可因纵膈胸膜的坏死、破溃而形成脓胸,进而危及生命。

其中牙源性的感染高居首位,占约40%~ 60%,其次为咽喉壁的脓肿及扁桃体周围脓肿,而且营养不良、糖尿病、酗酒、吸毒、免疫抑制和口腔卫生差者的人,发病率明显高于一般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