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王秋童国学红楼梦中贾政与王夫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?为何说神秘?
红楼梦中贾政与王夫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?为何说神秘?
2022-09-21

《红楼梦》中王夫人和赵姨娘都是贾政的老婆,但一个是妾,一个是妻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~

作为彼此的结发之人,两人之间的交流甚少,纵观全书,只有第33回“不肖种种大承笞挞”,贾宝玉因金钏、琪官之事被贾政施以家法,险些打死,王夫人作为母亲,哭着出来跪下为宝玉求情,夫妻两人之间有过短暂的对话交流,全书鲜有两人的单独对话描写。

曹雪芹似乎在用这种不写之写的方式在告诉读者:贾政、王夫人这对夫妻的关系,其实并不怎么样。

曹雪芹似乎怕读者忽视了这一点,于是在《红楼梦》第72回“赵姨娘夜间侍寝”的描写中,旁敲侧击地暗示了这一点。

彼时荣国府丫环彩霞年纪到了,要被拉出去配小厮,赵姨娘希望能留下她给贾环当姨娘,于是夜间给贾政吹枕边风,希望贾政能留下彩霞,两人之间有过这么一番对话:

是晚,(赵姨娘)得空便先求了贾政。贾政因说道:“且忙什么?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,再放人不迟,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,一个与宝玉,一个给环儿。只是年纪还小,又怕他们误了书,所以再等一二年。”【妙文,又写出贾老儿女之情。细思一部书,总不写贾老则不成文。若不如此写,则又非贾老。】赵姨娘道:“宝玉已有了二年了,老爷还不知道呢?”贾政听了,忙问道:“谁给的?”——第72回

纵观整本《红楼梦》,贾政、赵姨娘之间的这场谈话才符合夫妻之间家长里短式的正常交流状态,赵姨娘本是为儿子贾环讨要彩霞,却不料探听出一个秘密:原来王夫人偷偷立袭人为宝玉的准姨娘,贾政一直不知道!

此回乃是第72回,可王夫人立袭人为准姨娘,却早在《红楼梦》第36回,且看原文:

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道:“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、一吊钱给袭人。已后凡事有赵姨娘、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。只是袭人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。”——第36回

王夫人用实实在在的行动,承认了袭人是贾宝玉未来姨娘的身份,她不只是口头说说,更是直接给了袭人姨娘的分例:袭人原来的丫环工资是一个月一两银子,眼下成了二两银子一吊钱——这可是姨娘才有的分例!

袭人还未当上姨娘,却已经享受了姨娘的待遇,很明显,王夫人希望通过这种手段笼络袭人,想让她替自己照顾儿子贾宝玉,如果贾宝玉思想上出现了什么不当的变化,袭人也会第一时间告知王夫人——她既拿了这份钱,自然不能白拿。

这也就解释了后期贾宝玉为何一直防着袭人,比如晴雯被王夫人撵走后,贾宝玉第一时间怀疑是不是袭人在母亲跟前说了什么,对于这一点,笔者个人认为确实是冤枉袭人了。

抛开阴谋论,单论《红楼梦》文本,晴雯被撵俨然是素日为人太过嚣张跋扈,导致了“墙倒众人推”的局面,加上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跟前进了谗言,晴雯这才大限将至。而如果真的是袭人向王夫人告密,晴雯根本活不到第77回,早不知被撵走多少遍了。

可话又说回来,王夫人相中袭人给宝玉当姨娘这个消息,她从来没有告诉过贾政,这一瞒就瞒了两年多,所以才产生了上述的赵姨娘夜间侍寝时的那个场景:赵姨娘直言贾宝玉有姨娘都二年多了,贾政一脸懵地问是谁给的。

透过这一处细节就可以看出,王夫人、贾政夫妻两人并没有坦然相待,但细究两人的关系,就会发现这完全正常,因为这夫妻俩本就不是一类人——贾政、王夫人的性情完全是对立的。

贾政是个典型的读书人,任工部员外郎的职务,每日下班回家后也就是下棋看书,最多叫几个清客一起谈天说地,如此而已,这样的贾政,骨子里是很清高的。

所以我们看到,第17回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,贾政看见潇湘馆的幽幽翠竹,不禁感慨:若能月夜下坐此窗下读书,不枉虚生一世;看到稻香村的农家气象,批评贾宝玉:无知的蠢物,你只知朱楼画栋、恶赖富丽为佳,哪里知道这清幽气象,终是不读书之过。

包括贾政为长子贾珠娶亲,选的对象也是国子监祭酒的女儿李纨,国子监祭酒掌管大学之法和教学考试,相当于今天的教育部部长,这可是典型的书香门第。

再如后文“贾迎春误嫁中山狼”,贾赦要将迎春嫁给孙绍祖,贾政就因为孙家非诗礼名族之裔,不赞同这门亲事,并规劝哥哥贾赦不要促成这门亲事,可架不住贾赦眼光短浅,铁了心要将女儿推进火坑。

反观王夫人,她出身于权宦世家的金陵王家,身上不可避免地沾染了权术的味道,相比贾政的清高,她更加现实一些,所以她很欣赏袭人的实用功能——帮助自己看着宝玉;也很欣赏薛宝钗的世俗阅历——宝钗能一眼看出市场上买卖人参背后的道道儿,帮助王夫人买到合适的人参......

第32回“含耻辱情烈死金钏”中,金钏跳井自尽后,王夫人即便面对自己的外甥女薛宝钗,也不说实话,而是编了一番说辞,把自己择干净:原是前儿她弄坏了我的东西,我撵她出去,想着过几天叫她进来的,没想到她就跳井自尽了,岂不是我的过?

第78回,王夫人强行撵走晴雯后,怕没法对贾母交代(晴雯本是贾母的人),于是又编了一套说辞:宝玉屋里有个晴雯,一年之间,病不离身,比别人分外淘气,近日又得了“女儿痨”,我让她出去......

甚至第34回,“不肖种种大承笞挞”结束后,王夫人开始暗查谁向贾政告的密,导致贾宝玉被打,并许给袭人承诺:你知道什么内情,告诉我,我也不吵出来叫别人知道是你说的。这已然多少有些领导的“心机”意味了,读之心里很不舒服。

当然,王夫人以上的做法不能说有错,但从这些表象来看,她的确和贾政不是一类人,甚至两人性情截然相反,由此观之,两人当年的婚姻应该是完完全全的政治婚姻,这样的婚姻,也注定了两人的心理距离不会太过亲近,只是封建制度的一个衍生品。

可话说回来,在封建时代,贾政、王夫人这样的豪门贵族子女,又有哪几个的婚姻不是如此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