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王秋童国学红楼梦中贾母为什么不喜欢蘅芜苑?有何暗喻?
红楼梦中贾母为什么不喜欢蘅芜苑?有何暗喻?
2022-09-21

蘅芜苑是《红楼梦》里大观园中的建筑物,为薛宝钗在大观园里的居所。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是林黛玉的一生写照,她的结局就像李商隐在写这句诗时的处境一样,被迫离开贾府,“折足雁”一般流落天涯,前途未卜。

从贾宝玉的“蓼汀花溆”被贾元春改为“花溆”,就注定贾家不再给林黛玉立足之地,像晴雯一样最终离开贾家的结局。

从荷塘经过花溆就是蘅芜苑。仍旧之前潇湘馆、秋爽斋一样,此番贾母带着刘姥姥一定要进去看看薛宝钗的“人生”。

(第四十回)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,便问“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?”众人道:“是。”贾母忙命拢岸,顺着云步石梯上去,一同进了蘅芜苑,只觉异香扑鼻。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,都结了实,似珊瑚豆子一般,累垂可爱。及进了房屋,雪洞一般,一色玩器全无,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,并两部书,茶奁茶杯而已。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,衾褥也十分朴素。

就像王夫人不去林黛玉的潇湘馆,不知道窗纱旧了代表疏离。贾母同样没去过薛宝钗的蘅芜苑,也不知道宝钗的室内陈设。曹雪芹通过这样两个细节对照。将王夫人和贾母的立场写了出来。也使得很多认为不存在金玉良姻和宝黛姻缘之争的读书人知道,有些细节不能忽视不见。

蘅芜苑外在和内在完全不同。从外面看“清厦旷朗”,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,都结了实,似珊瑚豆子一般,累垂可爱。这是薛宝钗给人的完美表现。

薛宝钗一来贾府,容貌不比黛玉、三春差,性格却“稳重平和,随时就分”,贾府上下都觉得她可爱,愿意接近,就是蘅芜苑给人的整体印象。

但是进到室内才发现其中的“寡淡无味”。“雪洞”一般的房间,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不解风情的体现。薛宝钗带着任务来贾家,她的一切外在表现,都是配合金玉良姻。

室内“一色玩器全无”,隐喻薛宝钗摒弃情趣。就像后文碧月羡慕怡红院热闹,感叹稻香村毫无生气。李纨是寡妇,当然要如此,可薛宝钗也如此荒凉青春就很不吉利。

一瓶、数枝菊花、两部书、妆奁茶具生活用品、青纱帐幔、朴素被褥……薛宝钗的“雪洞”房间,真正让人无语。即便是寡妇李纨的房间,也要比她的好。

对于薛宝钗的房间陈设,一直以来有两个观点很有意思。

一,薛宝钗故意如此陈设,本想表现简朴,不想弄巧成拙。

二,薛宝钗是极简主义奉行者,不喜欢富丽繁复。

其实都不对。薛宝钗之所以将房间如此布置。是她内心荒凉的体现。

图谋金玉良姻并非宝钗本意。她一介大家闺秀沦落到上门乞求姻缘,被人诟病的境地,从贾宝玉被打后薛蟠说她看中贾宝玉,宝钗为此哭了一夜,就知道她的委屈。雪洞一般的房间表现出薛宝钗荒凉的余生。

关于薛宝钗的“成熟”,按照之前的观点:钗黛合一,林黛玉的人生终结在十七八岁,薛宝钗的人生起始于十七八岁。

黛死钗嫁不久,贾宝玉离家出走,宝钗迎来“守活寡”般的“生妻”人生,要比守寡还要残酷,所以“雪洞”是她最后人生荒凉的写照。

当初贾政对蘅芜苑的认识与贾母这次完全不同。贾母看到的是“先可爱,后寡淡”。贾政却是“先无味,后有趣”。两者反而是一以贯之。

“无味”代表贾政对薛家的定位,鸡肋一般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。

“有趣”代表薛宝钗成为儿媳妇后,表现出的德行让贾政刮目相看。

“可爱”代表薛宝钗的人品、性格和综合能力出众。

“寡淡”代表贾宝玉出走后,薛宝钗余生的荒凉。

(第四十回)贾母叹道:“这孩子太老实了。你没有陈设,何妨和你姨娘要些。我也不理论,也没想到,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。”说着,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,又嗔着凤姐儿:“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,这样小器。”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:“他自己不要的。我们原送了来,他都退回去了。”薛姨妈也笑说:“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。”

贾母对薛宝钗的房间布置很诧异。但作为主人自然要自我检讨。贾母认为薛宝钗如此是贾家“怠慢”了客人。所以“嗔着”王熙凤说“小器”!

但是,王熙凤和薛姨妈反而沾沾自喜的说薛宝钗自己不要,在家里时也不大弄这些东西时,贾母的态度就变了。薛宝钗的老实,转而变成了莫大的讽刺。

(第四十回)贾母摇头道:“使不得。虽然他省事,倘或来一个亲戚,看着不像;二则年轻的姑娘们,房里这样素净,也忌讳。我们这老婆子,越发该住马圈去了。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,精致的还了得呢。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,也不要很离了格儿。有现成的东西,为什么不摆?若很爱素净,少几样倒使得。”

薛宝钗客居在贾家,借住的是贾家分给她的房子。要讲究入乡随俗。贾家是国公府邸,自有贾家的规矩、品味和要求需要遵守和维护。

所以,哪怕贾家穷了,该有的档次并不能降低。这也是大多数世袭的爵位之家很穷的原因。没有了实权,光靠俸禄都会入不敷出。林黛玉之所以“一无所有”,也就源于林家侯爵早都虚有其表。不提。

薛宝钗住在贾家却仍旧像在家一样“任性”,不尊重贾家的规矩,是薛家教育缺失的表现。贾母当然会不满意。

像这次贾母带着“外人”刘姥姥来串门,一看这样的屋子,身为主人尴尬不尴尬?如果不是刘姥姥换成南安太妃,就是“大失礼”!

薛宝钗的室内陈设,比较林黛玉的潇湘馆和贾探春的秋爽斋,差得不是一星半点。体现的正是薛宝钗和薛家的短板。

薛宝钗从容貌、性格、学识都不比林黛玉和三春差,为什么金玉良姻被贾母反对,嫌弃她出身不如林黛玉呢?答案就在于此。

如果薛宝钗出身好,不是商贾之家,就绝不可能“固执”地犯下这个错误。世家自有规矩数代传承不会让子弟失礼。林黛玉来贾府一步也不敢行错,时刻观察贾家人的行动规矩,入乡随俗,就在于林家的家教要求她如此。

而薛家商贾往往东施效颦,画虎不成反类犬,就会造成“捉襟见肘”的露怯行为。从房间布置这一项就看出薛宝钗的不全面。她要真嫁给贾宝玉,对贾家长久的影响是致命的。一如王夫人和王熙凤。

(第四十回)贾母道:“……我最会收拾屋子的,如今老了,没有这些闲心了。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得好,只怕俗气,有好东西也摆坏了。我看他们还不俗。如今让我替你收拾,包管又大方又素净。我的体己两件,收到如今,没给宝玉看见过,若经了他的眼,也没了。”说着叫过鸳鸯来,亲吩咐道:“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,还有个墨烟冻石鼎,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。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,把这帐子也换了。”

三春和林黛玉都是贾母亲自调教的人,代表了史家和贾家的家教和门风。能被贾母说一句“不俗”,可见是极好的。反过来也就是说薛宝钗的房间陈设极俗,不入流。这个差评可谓是啪啪地打了薛姨妈、薛宝钗和王夫人的脸。

刘姥姥老于世故,她在潇湘馆滔滔不绝,在秋爽斋振振有词,如今到了蘅芜苑,从头到尾一声不吭,也透露出“不好”的意味。而薛宝钗更是在刘姥姥来后一言不发,更是别有意味。

薛宝钗的房间,代表的是她谋求金玉良姻的无奈心境,也预示贾宝玉离家出走后,她“念念心随归雁远,寥寥坐听晚砧痴”的凄凉孤寂余生。不提。

这里贾母发了一通看法后,终究离开了蘅芜苑。薛宝钗也是吐出一口气。没想到竟然在房间陈设上“马失前蹄”,却也无可奈何。但她对刘姥姥的看法已经有了很深不同。后文将表现出来,为她与妙玉、林黛玉结成的“反刘联盟”铺垫了基础。